浮一

[鹿晴]团圆

1题目灵感来自小团圆,纵使前世不圆满,也要每一个后世都圆满。不是小团圆,也不是大团圆,就是要团圆。[很好我已经不认识团圆两个字了]
2超喜欢两个,希望两人幸福。
3前世今生梗,cp南极圈,自割腿肉,辣鸡文笔,开心就好,切莫当真。
4每一个给心的都是小天使。
————————————————————————————
1
新来了个老师,姓鹿,这个是晴明昨天下班后知道的。
晴明是个性子极淡之人,对一堆女老师叽叽喳喳的讨论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只是礼貌地点头微笑。
至于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晴明并未多想,当坐进回家的高铁后,就把这事忘了。

2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城边的树林里。
晴明一辈子都没想过可以真的看见那种不食人间烟火,满身清风霁月的人。
一走出来,全身都在发光。
本来应京中权贵之邀岀城赏玩,却误入进他的仙境里。
银发镀光,紫藤染雪。

3
“老师休息——”
终于结束一天疲惫的任教,晴明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转身走向办公室。
还未走近,便传来一阵女生高昂的尖叫声。
被吓到的晴明抬头看去,只见——
“你好。”
明明天生一副清冷模样,眼中却暖如初阳。
仿佛,他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4
“小鹿,这是桃花她们去玩带回来的果子,你看——”
“不用了。”甚至没有抬头。
“不必为我操心,我这样就很好。”
其实一早就明白的,那样一个画中人,怎可能留在人间呢。
“马上就可以解决你的委托了……到那时,你便会离开吧。”
似是早就知道答案,晴明转身看向了庭院里的樱花。
所以他没有看见,对方在听到“离开”的字眼时,抬头看向了自己。
似有千般情绪,又似空无一物。

5
“那个……”晴明有些头疼地看着背后紧随自己的人。
“我只是刚好走这边。”对方理直气壮。
天知道背后这个发光物体给自己带来了多少麻烦,现在学校贴吧里的耽美段子一半都是他们两个。
奇怪的是,自己竟然不讨厌这种感觉。
这种,无声而又有着强烈的存在感的,陪伴。

6
晴明从来都知道,他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但晴明从来都没想过,他会用这样狠绝,这样不留余地的方式。
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心中竟会有如此强烈的波动,汹涌如潮,却又不可名状。
当那抹淡紫色的身影站在八百比丘尼身边时,脑内便一片空白。
本以为,他已经接纳自己了。
曾赏樱吟月,夜半醉游。
也曾登望雪,相依而眠。
妖的寿命比人漫长许多,晴明不奢求能在对方记忆里留下多少痕迹,只希望在此时,在当下,彼此是相知的,相守的。
然而呢。
是自己天真,还是对方无情?
“我从没想过我们会走到这一步……也从没想过我会动用这个法术……”
惨然笑着。
“是你逼我的。”

7
“喂——你是白痴吗!!!”晴明有些气急败坏地把对方手中的冰淇淋抢过来,“都已经要化了干嘛不自己吃啊——”
“因为想留给你吃啊。”对方轻轻地笑了笑。
那一刻晴明体会到被击中的感觉。
长得好实在是……太犯规了。
“真是的,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啊……”
“哪都喜欢啊。”
对方双眸深沉,只是晴明没有看见。

8
“逝者已逝,更何况魂飞魄散?汝之要求,吾不可应。”
阎魔半跪在石阶上,嘴角溢出血来。
千百年来,许久没有人把自己逼的那么狼狈过了。
“若你也不能,我便自己救。”
说罢便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何苦……纵然你找到残魄,他也不可能入轮回了。”
——
“灯火真美啊,小鹿真是适合这样氤氲美好的事物。”
“如果可以,来年也一起看吧——不,以后每一年,都一起看。”
“你以后会忘记我吧,我不会怪你的……毕竟你的生命那样漫长。”
“那么,由我来记住小鹿就好了呀。”
——
“获得永生的方法?”
“世界上,总有那么多人想要获得永生呢。但是,对于人类来说,重复而乏味的人生实在太容易厌倦了……所谓喜欢,也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喜新厌旧,是人类的本能啊。”

9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晴明自己也觉得问出这样小女生气的话像傻瓜,也知道这样的说法天真又幼稚,但还是忍不住问。
仿佛得到对方的回答就可以安心。
“会的。”对方低头吻上晴明的额,视若珍宝。

10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一世又一世。
你忘了我也没关系,我记住你就好了。

满屏幕都是狗崽好绝望。
好绝望。
虽然可以吃但不萌啊。
萌上冷cp快死了,然而连茨酒都没有。
双龙都没有。
博狗都没有。
要死了。
谁来个all晴文啊啊啊啊

[阴阳师]半生劫-序

这是一个非写不可的脑洞……再也忍不了必须要写那种。
设定大概是男主匹配了自己游戏账号进入了阴阳师然后和自己式神搞基(喂
等等别走啊……嗯这个设定是有点俗?
但之后想搞个黑化之类的,还有背后的巨大阴谋什么的脑洞都想好了就差写了
cp1v1鹿晴
天了噜是不是很邪教……我自己也觉得冷得要死
但并不算标准意义的鹿晴,因为私设实在是多如山……比如小鹿只是被加上了游戏的设定,性格和游戏并不匹配,虽然有自己经历的记忆却像在看其他人的人生,晴明是男主穿过去后匹配的,和本身晴明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其他三个主角更像npc
私心就是希望两个最喜欢的角色在一起吧,最近简直萌得不得了,然而没粮……
接下来放个抒情的小鹿视角序,之后正文男主视角
————————————————————————————
1
下雨了。

这是我来到这里后的第四场雨,石阶上都是落樱。

那个男子说:“若你居无定所,可以此处安身。”

真是温柔的人啊……

“天很冷,你不加衣吗。”我一边说着,一边从后面用手搂住他的脖颈。

对方并不回答,只是用手安慰似的掠过我交缠的指尖。

若即若离,若有若无。

他的发丝,他的气息,他的温度……明明那么清晰的停留在脑海里,关于他的声音,却飘忽不定。

他很少唤自己姓名,也很少回应。

患得,患失。

2
庙会很美。

也许他已经不记得了,我们的初见便是在庙会上。

我是妖,自有意识起,便存在于远离人烟的树林。

没有谁告诉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妖怪本来也不需要这些。

树林是幽寂之所,少有人烟。所以当我第一次踏入那光华流转之地时,竟是愣住了。

花火辉煌如昼,人潮汹涌如海,而他站在一片亮色里回头看我,面色柔和。

我不认识他,却为他在那刻心动——这是对美的本能。

后来我知道,他是“晴明”。

3
如若之后我们未曾相遇,故事便会停在那片灿烂的夜空里,你是我一生缅怀珍藏的美好,永远不会有瑕疵,永远不会有交集。

可我回应了,偏偏本能一样地回应了你的召唤。

明明并不知道那是你。

4
游戏接入。

编号,5463——确认。

数据匹配——确认。

接入正常。

游戏开始。

最近阴阳师真的是肝到恶心为止,以前一直当休闲游戏玩从没肝过,开服到现在才47 级还是最近比较肝的缘故。御魂,觉醒 我真特么受够这种毫无意义的重复了,这特么有什么意义?尤其是今天,3h御魂,真想骂mmp,那些每天都肝的大佬在下佩服。到后期你懂的越多就越追求极致,为了一速副属性简直抓狂。再这样下去a是迟早的事。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把它彻底当一个休闲游戏。等般若雪女练好之后式神就随缘,先把喜欢式神练了再说,反正结界阴界没问题其他我也懒得管了,换个节奏慢的寮悠闲养老,平时看文产粮,把重心转回式神和剧情上,这是养成游戏,养成游戏,养成游戏。

[阴阳师]妖怪秘闻录·酒吞童子

1视角转换频繁,小学生文笔,轻喷。
2这篇文是为了纪念抽到酒吞,其他式神有心情补。
3cp酒茨/茨酒/酒茨酒,无所谓啦反正我都吃。
4不含其他cp。
5喜欢给个心吧,么么(〃∀〃)ゞ
6,若以上无碍,祝食用愉快(◦˙▽˙◦)
————————————————————————————
1
酒吞第一次见到红叶是在仲秋,风一吹,落叶如雨纷乱,这样的景色里站着一个红衣起舞的女子,很难让人不爱上她。
也许自己从未了解过她,明明印象里的红叶仍然是那个枫叶里起舞的美丽女子,忽然那衣摆和脸颊都染了血,落叶也枯萎了。
可如果要自己去想她之前是怎么样的,却又只留下一个梦境般的空乏感受,似乎红叶永远定格在那个落叶如雨纷乱的日子里。
自己所爱的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仅仅是把那对纤细与美的执念寄托在了一个梦一般的相遇上。
可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2
“挚友!吾听说极北之境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妖怪,但再强大的妖怪又怎能与挚友相比呢?吾打算明天就启程向北,好好看看那个所谓强大的妖怪实力如何!”似是对这样的聒噪习以为常,酒吞随意地将酒杯放在一旁,对着地上的落叶发起了呆。
已经有许久没有见到她了。
身旁之人依然在喋喋不休,自己的思绪却已经飞了很远很远,脑海中又朦胧映出女子微笑着的红唇。
等到再反应过来时,身旁之人已经消音良久。
并不是不知道,那个家伙对自己小心翼翼的试探,略带讨好的恭维,放低姿态的喜欢——明明那么强大,却甘愿臣服于自己。
是啊,这家伙喜欢自己,很容易就知道了。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鬼王很难得地认了个错,但茨木童子僵硬着的表情并没有因此缓和。
“挚友,红叶那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注意的?”
你怎么会懂呢。
那个时候酒吞就想着——你怎么会懂呢,那样虚无缥缈,求而不得的美好。
是啊,他以为自己懂得茨木所表现出来的“喜欢”,却从来没有意识到那喜欢背后真正代表的东西。
从来没有。

3
名为“茨木童子”的妖怪出现时,是在一片尸山血海里。
亡魂哀嚎,怨气肆虐——而对方一头白发似飘雪回旋,妖瞳中流金肆溢如艳阳。
不像妖魔,却像神祗。
他看见自己,变如同看见了有趣的玩物,嘴一勾笑意轻狂,放肆隔着层叠的尸体大声喊道——
“你便是酒吞童子?看起来很强嘛。”
然后?
然后空中巨大的鬼手划破腥风袭面而来,酒吞在心中默默肯定所谓清秀的面庞只是假象。
最后自己虽然赢了,却也受了不小的伤。而伤是小事,最麻烦的却是——
从此酒吞身边多了一个白发的身影。

4
恶鬼的生命是很漫长的,漫长到许多久远的记忆渐渐模糊,最后像烟飘在风里,一点点散掉。
但酒吞从来没有忘记过,那时的茨木孤身立在地狱中,染红的白发随风飘扬。明明金瞳比血更艳,面庞却柔和如秋水。
明明在尸骸中争锋相对的遇见,现在回忆起来竟有几分美好的意味。
不知从何时起,就习惯了身边略显聒噪的陪伴,不再一个人的战斗,以及“挚友”这样的呼唤……也许自己乐在其中吧,明明无法回应,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样的在意与关心,在醉后自然地靠在对方的肩上,眯着眼看白发缝隙里的月光。
谁都无法相信平安界两只最强的鬼,相处模式却像闲云流水般淡然。
酒吞以为一切就会这样平淡地过去,红叶不回应自己也没关系,自己只需要一如既往地恋慕着那枫叶中的姿影,如武士一般默默守候在门外,她总有一天会回头看他。
可这样想着的,不是他一个人。

5
“什么是鬼怪?什么是妖魔?”
“是非人。”
“何为非人?”
“无伦常,无情欲。”
——
“非也。”
“伦常在人为,情欲是本能。非人有情欲,而无伦常。”
“这才是非人可怕的地方。”
月食。

6
那些记忆里的东西苏醒了,狂暴而迅速,甚至没有给我一丝一毫地缓冲时间——
头疼欲裂。
我几乎忘记了……他是恶鬼,怎么可能会有如月光柔和的白发和面庞?那时站在尸山血海里的身影,明明黑衣被血浸得暗红,面目狰狞可怖。
只是他伪装的太好,好像真的只是我手下一位省心得力的干将,听话、强大、为我所用。
他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恶鬼啊……究竟是他心思深沉,还是我下意识的纵容?
那些都无所谓了。
他站在我面前,衣服破了好几处,伤口和血迹黏在一起,角没了一半,白发也甚是凌乱。
真狼狈啊……上一次见他那么狼狈,是什么时候呢?是断臂那次吧,问他发生了什么也不肯说。
他在叫喊着什么呢?眼中光彩流转,似要溢出水来……
啊……他在哭泣吗?
看起来……那样地撕心裂肺。
我听不见了。
看不见了。
世界天旋地转。
最后的记忆里……我似乎……
举起了鬼葫芦。

7
月食之夜,星月无辉。
那是红叶死的日子。
她的身体渐渐腐烂,昔日容颜如残花黯淡。
可酒吞并未因此放下对红叶的执念,反而越陷越深。正因不曾得到,正因已经消逝,所以弥足珍贵。
他去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人,只为求得红叶的一线生机。
可那个枫林里飘飘摇曳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
她最终,还是如落叶一般枯萎了。
从那之后,昔日鬼王变成了浪荡人间的嗜酒之徒,只影走过一片又一片的枫叶林。
不知从何时开始,一些诡谲而阴郁的东西传入了他的耳中。
“红叶大人死的那天,茨木大人似乎去了枫叶林。”
他一笑置之,白发的身影却次次闯入他的梦境,枫叶飘零,鬼手沥血。
平衡一线间,本就易被打破。

8
“不错的故事。”青行灯将笔一收,抬头看向藏在黑色斗笠里的男子——面如玉,发似血,纵使看不见五官,也不得不赞一句好相貌。只可惜这样好的一个人,一只手臂却空荡荡的。
“作为报酬,我会去拜托桃花。只是,我更好奇明明身陨,却从地狱爬出来的你——”
“不要找死。”
“啊~真凶~”

9
他意识到了吗?
还没有啊。
习惯真是可怕呢。
一旦失去,就像失去了发条的人偶。
无论是依恋,还是被依恋一方。
——
这是你的目的吗?

[阴阳师]九州·花随雨1

阅读注意:
1这是一个九州设定的系列文,各个故事相对独立,有轻微联系。
2花随雨的cp为桃樱,即桃花妖×樱花妖,青行灯客串,不过本人站灯刀,之后应该会有一篇灯刀文,不适慎入。
3九州背景采用的是胤朝二百三十年胤匡武帝时期,即和九州·刺客王朝背景相同,感兴趣可以了解一下,但并不影响阅读,请放心食用。
4各个式神在本文里都是人类。
5尽量不ooc,不过私设蛮多慎入。
6绝对不坑,前提是有人看。所以米娜看完觉得不错的话给个心鼓励一下吧。
7比较短小……嗯。
8如果以上都可接受,欢迎食用。
————————————————————————————
1
你是否会因为一个人,爱上一种花?

2
春来乍暖,雪映朝阳。桃花开门将庭前落花扫去,望着地上糅着雪的残花,竟是有一瞬恍惚。
这已经是自己在翠阁待的第几个年头了呢?
每天有许多人到翠阁里来,他们或是王公贵族,或是江湖白衣,但是他们谁也不会为翠阁里的哪个姑娘留下来,哪怕一天。
桃花是不接客的,她每天在这里扫扫地,看看花,日子过得清闲无比。
当然,翠阁不会养吃白食的人,她之所以能在这样一个污浊的烟柳之地独善其身,都是因为“那个人”。

3
“从今之后,你便是我翠阁的人了。你不必怨恨你的父母,也不必在我这里哭闹绝食。是你命数,你便承着;能去争来,你就去争,”似是想到什么,青衣女子微顿了会,“……但也不必过于苛责自己了,九州那么大,有谁会因为谁活不下去呢。活着,你才有争的资本。”
桃花仰起头望向这个女子,人们叫她“青行”,她是这翠阁的主人。
自己一直以为,能将一个风月之所经营成如此规模的,至少不该是这样一个像是要离尘而去的女子,清冽如月光。
可当时的桃花并未记住她的话——谁也不会想到,雨会下得那么久,花会谢得那么早。

4
桃花来到翠阁后,被分到了当时的花魁身边。
那位花魁叫“樱花”。
桃花听过许多关于这位花魁的传言——有人说她是天启最美的女子,眼里有三月春水,潋滟如玉;有人说她只穿唐国上好的锦织,衣袖一摆如繁花舒卷;有人说她的舞姿轻盈得连羽族都无法比拟,为她一曲,千金何妨……而那么多“有人说”,最终化成惊鸿一瞥。
她在花雨中对自己吟吟笑着,花瓣落了她的衣裙,也落了桃花心上。
“你便是桃花?”
桃花本来不叫桃花。
但从那一刻起,桃花便成了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