桤骨

[阴阳师]妖怪秘闻录·酒吞童子

1视角转换频繁,小学生文笔,轻喷。
2这篇文是为了纪念抽到酒吞,其他式神有心情补。
3cp酒茨/茨酒/酒茨酒,无所谓啦反正我都吃。
4不含其他cp。
5喜欢给个心吧,么么(〃∀〃)ゞ
6,若以上无碍,祝食用愉快(◦˙▽˙◦)
————————————————————————————
1
酒吞第一次见到红叶是在仲秋,风一吹,落叶如雨纷乱,这样的景色里站着一个红衣起舞的女子,很难让人不爱上她。
也许自己从未了解过她,明明印象里的红叶仍然是那个枫叶里起舞的美丽女子,忽然那衣摆和脸颊都染了血,落叶也枯萎了。
可如果要自己去想她之前是怎么样的,却又只留下一个梦境般的空乏感受,似乎红叶永远定格在那个落叶如雨纷乱的日子里。
自己所爱的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仅仅是把那对纤细与美的执念寄托在了一个梦一般的相遇上。
可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2
“挚友!吾听说极北之境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妖怪,但再强大的妖怪又怎能与挚友相比呢?吾打算明天就启程向北,好好看看那个所谓强大的妖怪实力如何!”似是对这样的聒噪习以为常,酒吞随意地将酒杯放在一旁,对着地上的落叶发起了呆。
已经有许久没有见到她了。
身旁之人依然在喋喋不休,自己的思绪却已经飞了很远很远,脑海中又朦胧映出女子微笑着的红唇。
等到再反应过来时,身旁之人已经消音良久。
并不是不知道,那个家伙对自己小心翼翼的试探,略带讨好的恭维,放低姿态的喜欢——明明那么强大,却甘愿臣服于自己。
是啊,这家伙喜欢自己,很容易就知道了。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鬼王很难得地认了个错,但茨木童子僵硬着的表情并没有因此缓和。
“挚友,红叶那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注意的?”
你怎么会懂呢。
那个时候酒吞就想着——你怎么会懂呢,那样虚无缥缈,求而不得的美好。
是啊,他以为自己懂得茨木所表现出来的“喜欢”,却从来没有意识到那喜欢背后真正代表的东西。
从来没有。

3
名为“茨木童子”的妖怪出现时,是在一片尸山血海里。
亡魂哀嚎,怨气肆虐——而对方一头白发似飘雪回旋,妖瞳中流金肆溢如艳阳。
不像妖魔,却像神祗。
他看见自己,变如同看见了有趣的玩物,嘴一勾笑意轻狂,放肆隔着层叠的尸体大声喊道——
“你便是酒吞童子?看起来很强嘛。”
然后?
然后空中巨大的鬼手划破腥风袭面而来,酒吞在心中默默肯定所谓清秀的面庞只是假象。
最后自己虽然赢了,却也受了不小的伤。而伤是小事,最麻烦的却是——
从此酒吞身边多了一个白发的身影。

4
恶鬼的生命是很漫长的,漫长到许多久远的记忆渐渐模糊,最后像烟飘在风里,一点点散掉。
但酒吞从来没有忘记过,那时的茨木孤身立在地狱中,染红的白发随风飘扬。明明金瞳比血更艳,面庞却柔和如秋水。
明明在尸骸中争锋相对的遇见,现在回忆起来竟有几分美好的意味。
不知从何时起,就习惯了身边略显聒噪的陪伴,不再一个人的战斗,以及“挚友”这样的呼唤……也许自己乐在其中吧,明明无法回应,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样的在意与关心,在醉后自然地靠在对方的肩上,眯着眼看白发缝隙里的月光。
谁都无法相信平安界两只最强的鬼,相处模式却像闲云流水般淡然。
酒吞以为一切就会这样平淡地过去,红叶不回应自己也没关系,自己只需要一如既往地恋慕着那枫叶中的姿影,如武士一般默默守候在门外,她总有一天会回头看他。
可这样想着的,不是他一个人。

5
“什么是鬼怪?什么是妖魔?”
“是非人。”
“何为非人?”
“无伦常,无情欲。”
——
“非也。”
“伦常在人为,情欲是本能。非人有情欲,而无伦常。”
“这才是非人可怕的地方。”
月食。

6
那些记忆里的东西苏醒了,狂暴而迅速,甚至没有给我一丝一毫地缓冲时间——
头疼欲裂。
我几乎忘记了……他是恶鬼,怎么可能会有如月光柔和的白发和面庞?那时站在尸山血海里的身影,明明黑衣被血浸得暗红,面目狰狞可怖。
只是他伪装的太好,好像真的只是我手下一位省心得力的干将,听话、强大、为我所用。
他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恶鬼啊……究竟是他心思深沉,还是我下意识的纵容?
那些都无所谓了。
他站在我面前,衣服破了好几处,伤口和血迹黏在一起,角没了一半,白发也甚是凌乱。
真狼狈啊……上一次见他那么狼狈,是什么时候呢?是断臂那次吧,问他发生了什么也不肯说。
他在叫喊着什么呢?眼中光彩流转,似要溢出水来……
啊……他在哭泣吗?
看起来……那样地撕心裂肺。
我听不见了。
看不见了。
世界天旋地转。
最后的记忆里……我似乎……
举起了鬼葫芦。

7
月食之夜,星月无辉。
那是红叶死的日子。
她的身体渐渐腐烂,昔日容颜如残花黯淡。
可酒吞并未因此放下对红叶的执念,反而越陷越深。正因不曾得到,正因已经消逝,所以弥足珍贵。
他去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人,只为求得红叶的一线生机。
可那个枫林里飘飘摇曳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
她最终,还是如落叶一般枯萎了。
从那之后,昔日鬼王变成了浪荡人间的嗜酒之徒,只影走过一片又一片的枫叶林。
不知从何时开始,一些诡谲而阴郁的东西传入了他的耳中。
“红叶大人死的那天,茨木大人似乎去了枫叶林。”
他一笑置之,白发的身影却次次闯入他的梦境,枫叶飘零,鬼手沥血。
平衡一线间,本就易被打破。

8
“不错的故事。”青行灯将笔一收,抬头看向藏在黑色斗笠里的男子——面如玉,发似血,纵使看不见五官,也不得不赞一句好相貌。只可惜这样好的一个人,一只手臂却空荡荡的。
“作为报酬,我会去拜托桃花。只是,我更好奇明明身陨,却从地狱爬出来的你——”
“不要找死。”
“啊~真凶~”

9
他意识到了吗?
还没有啊。
习惯真是可怕呢。
一旦失去,就像失去了发条的人偶。
无论是依恋,还是被依恋一方。
——
这是你的目的吗?

评论(4)

热度(49)